微信麻将下载|微信麻将红中表情
返回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 我愛吉林省 > 旅游景點 > 正文

吉林鎮賚監獄:35歲小伙入獄六天滿身是傷地死去

發布日期:2017/5/8 22:19:24 瀏覽:

一個35歲小伙子,從看守所到監獄第六天時便死了,死的時候是遍體鱗傷。這個小伙名叫孫艷志,家住吉林省松原市,他死在的監獄是吉林鎮賚監獄。

早在去年了六月,一南方媒體記者便以《吉林白城鎮賚監獄:入監六天死亡死出五大謎團》為題,發表了此事,此稿件先后被五十多家網站轉載,一時間在國內產生很大的反響。因此報道的出爐,吉林省監獄管理局及鎮賚監獄方面,對此事也十分的重視,從省到市的監獄管理部門,曾連夜召開會議,討論如何解決孫艷志之死的問題,但是,一年過去了,此事還是不了了之。

孫艷志已死兩年有余。那么,兩年多的時間里,吉林鎮賚監獄都做了什么?死者身上的多處傷到底是哪里來的?從最開始的80萬、60萬賠償到現在的“走民政救濟”又是怎么回事?此事件在第一次發表后,吉林省監獄管理局從重視到現在的無任結果,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帶著這些等等問題,記者于近日趕到吉林省松原市,對此事展開調查采訪。

“高度重視”?

吉林省監獄管理局因何沒有調查結果?

死者孫艷志本是個孤兒,從小是他的兩個姐姐給他帶大,此次采訪,記者見到的第一人就是這兩年多來一直為其四處討公道的大姐孫艷輝。

孫艷輝說,2015年2月,她弟弟因聚眾斗毆被判六年零兩個月,2月11日從看守所被送進鎮賚監獄服刑,18日便死在監獄里。弟弟死后,她與妹妹及家里親屬,費盡周折十幾天后才見到尸體,可當見到尸體的那一刻,現場的人沒有一個不認為孫艷志是被打死的,因為,身上到處是傷,青紫處特別多,且傷處還留下十分清楚的蜂窩狀小洞,從此,孫艷輝開始四處為弟弟討說法,在找到很多部門沒有結果后,她便在網洛上發了一些帖子,這帖子一發,便激怒了鎮賚監獄的領導們,除對其本人進行過恐嚇外,還找到孫艷輝所在的當地公安機關,以其造謠誹謗為由,要抓孫艷輝,在孫艷輝到派出所拿出弟弟死后的照片,并說明情況后,當地警方對監獄方面的“報案”沒有理會。

去年的5月30日,在幾個小時之內,全國三十多家網站曝出了一篇記者屬名的文章。報道中,該記者從孫艷志之死到發稿時間內,圍繞死因及后續發生的一些事,用“五大謎團”來貫穿整個報道。此報道一出,立刻引起了吉林省監獄管理部門的高度重視。

采訪中,記者在事發的鎮賚監獄得知,在這篇報道出臺后,吉林省的監獄管理局領導坐不住了,通知鎮賚監獄的領導,馬上到吉林省的長春市,去向監獄管理局的領導說明情況,并商討解決問題的具體方法。但是,這個會議的很多細節并沒有向外透露。接受記者采訪的鎮賚監獄工作人員只知道,去長春參加完會議的人,回來后連夜又召開一個會議,大體內容是省局領導發火了,要他們自己盡快解決此事,不管用什么方式解決,有一點,不能因這孫艷志之死再給吉林監獄方面造成負面影響。

生前的孫艷志

到此,孫艷輝她們覺得這回是有了希望,可讓她們沒有想到的是,在之后的近一個月時間里,她們沒有等來鎮賚監獄的人,連個電話也沒有,她們再次失望了,心里在想,既然省里領導重視了,這就是重視的結果嗎?

本來,孫艷輝她們覺得,既然省里重視了,就該派專人甚至成立調查組,下到鎮賚監獄進行調查,調查當中,是一定要聽家屬意見并查看尸體的,并最后給家屬一個調查結果,但是,吉林省方面并沒有這樣做,這讓孫艷志的家人們,很失望。

“做賊心虛”?

監獄方面緣何不允許重新做尸檢?

沒有見到省里的調查組,在經近兩個月的等待之后,孫艷輝她們決定主動出擊了,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但這一招,還是被層層阻止了。

監獄這一塊不好使,沒有人管,于是孫艷輝決定去吉林省政府上訪,但省政府信訪局讓她們去省司法局,去了吉林省司法局,司法局的接待者又讓她們去省監獄管理局,監獄管理局算是正式接待了她們,并以書面的形式告訴她們,讓她們去找鎮賚監獄,她們又回到了鎮賚監獄,這個鎮賚監獄當然早有準備,還是以“已有尸檢報告,一切都以此為準”為理由,將孫艷輝她們搪塞過去,到此,孫艷輝覺得,這近一個月,又白跑了,跑了一圈,還是回到了起點,她絕望了。

采訪中記者得知,就在孫艷志死后不久,孫艷輝她們立即通過駐監獄的檢察院來委托單位做尸體檢驗,被委托的單位是湖北同濟法醫學司法鑒定中心。

鑒定時,法醫將孫艷志身上的於血及有小洞處都用刀切開,鑒定書上也詳細地寫上了這於紫有多長多深,但就是沒有寫表面上有什么什么外傷,這種鑒定已讓人出乎意料,結果就可想而知了。身上的傷醫學鑒定的結果是:“無法排除這些皮下出血為醫源性所致,且這些損傷程度較輕,均為非致命傷”。

何為“醫源性”?專家的解釋為,在正當的醫療過程中,因用藥或外科手術所造成的外部正當的傷痕。也就是說,這些傷是在醫療過程當中造成的,不是人為的,更不會致命。而孫艷輝她們說,如果,這個結果是“不排除外力損傷”這樣才是公道的。

而死亡的原因則是“符合因白質腦病病變而死于中樞性呼吸衰竭”。但是,鑒定書上還有“腎於血,脾於血,肺於血”等結論,但沒有說明原因。

對于這樣的結果,孫艷輝他們不服,要求重新鑒定,但駐監獄的檢察機構說:“我們已委托了一次,再沒有權委托第二次,要想再委托別的家來鑒定,得由省高檢委托才行。”孫艷輝他們真的找到了吉林省高級人民檢察院,這里的檢察官聽了駐監獄方面的檢察機關的說法很是發怒,他們說:“還得原來的檢察機關來委托,他們說沒有權利,讓他們出書面說明,看他們敢不?”孫艷輝真的去讓他們出不能再委托的出面說明,可是,得到的答復是說孫艷輝他們在無理取鬧,就這樣,再次的尸檢一直沒有成功。

孫艷輝說,早在弟弟死亡后她們強烈要求尸檢時,監獄的幾位領導曾把她和她的家人叫了去,說:“不要提這做尸檢了,我們之間還沒有到那個地步,一切都可以商量嘛”等等,言外之意是,別做尸檢,能用錢解決的事,非要弄成幾個警察脫下警服回家不成?可孫艷輝她們還是堅決要求做尸檢,然后有理有據走正當程序進行賠償,也許就是她堅持的這一步,才將事情拖到今天這個地步。因為,家屬要求的尸檢,結果出來了,就是這么個結論,想再重新做?那是不可能的。

“家屬無能”?

賠償金為何從最初的60萬變成“政府救濟”?

就在孫艷輝堅決要求重新做尸檢的那段時間,鎮賚監獄方面曾找到孫艷輝的親屬,關于賠償金的問題曾從80萬元講到60萬元,但因種種問題,雙方沒有達成協議。就在去年5月那位記者將此事曝光后,吉林省監獄管理局和鎮賚監獄是如何達成一致的沒有人知道,但鎮賚監獄方面心里似乎更有底了,說這次再賠償,只能走政府“救濟”這個渠道,因他們監獄方面沒有一點的責任。

身上多處這樣的“電擊”傷

這次曝光后,孫艷輝她們一如既往地要求重新做尸檢,但監獄方面回答的也十分清楚:“此案件調查早已結束,已有尸檢報告,沒有必要第二次做尸檢”。

此次采訪,記者想親自見下孫艷志的尸體,但多方聯系沒有允許,于是,記者只好帶著孫艷輝提供的這些圖片,在北京找到了三位老偵察專家,從照片上看,他們一至認為這傷及成片的小洞是電擊傷,也就是警用電棍電擊造成的,且是高壓電棍。三位專家還說,如果被擊者是老年人,或有其它病的人,這樣的電擊完全可以引發已有的疾病而致命,但對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來講,如果沒有其它病在身,不會有嚴重的后果,如果有病,這幾處的電擊完全可以導致斃命。

采訪中,孫艷志的多位家屬也都承認一個事實,孫艷志在入獄時,身體是不好的,但不至于因病而死,因為,僅從監獄還能收其入監這一點就是個很好的說明,因為,如果有大病,監獄方面怕自己“受連累”也不會收他的,連身有傷都得弄清楚來歷并詳細記載,更何況,這方面是有嚴格規定的,在看守所的警方與監獄方在犯人交接時,在交接手續上,一切都要寫個明明白白。

無論是家屬還是專家,對孫艷志身上的傷及死因的認同幾乎是一致的。孫艷輝她們說,她們一定要得到賠償的,但這個錢不能糊里糊涂,一定要理由明確,這樣對弟弟才公平,不然,這個錢也沒法花,人都死了,錢又是什么?

采訪此事時,鎮賚監獄的有關人員告訴記者,說孫艷志的家屬無能,大凡有一點能耐,早得到賠償了,監獄方面更不敢對他們這樣,因在監獄里死人的事,他們經歷的多了,孫艷志身上有那么多明顯的傷,沒有傷的也得到不小數目的賠償,相關獄警還得受處分。

記者手記:“哪個獄警手中不沾血”?

采訪結束,有一句話久久地響在記者的耳邊,那就是那位老獄警說“家屬太無能”五個字。于是記者在想,孫艷志的家人們,真的都是最普通的百姓,甚至文化水平都不高,他們是無能,可他們又能怎么樣呢?只有兩個身為家庭婦女的姐姐,拿刀拿槍去監獄里報仇?可能嗎?這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嗎?她們不找政府走上訪之路,還能怎么樣呢?

第一令記者無法理解的是,家屬在這兩年多時間里,始終堅持著不同意這尸檢結果,要求第二次尸檢,這是國家有明文規定的,理由也是完全正當的,可是,監獄方面尤其駐監獄的檢察官們,就是不允許再次做尸檢,這是典型的枉法行為。如果,孫艷志之死真的與監獄沒一點關系,那么,為什么就能堅決不讓再做尸檢呢?有什么害怕的?怕什么?不外乎死者身上那么明顯的傷,由此記者也在想,這第一次尸檢,監獄方面與這尸檢機構發生了什么?是不是又是一宗大的腐敗案在其背后?

再說說這駐監獄的檢察機構。派駐監獄的檢察官們,本職工作就監督監獄要按法按章辦事不能違紀違法,而孫艷志之死,不允許再做尸檢的,就是監獄里的檢察官們,于是記者又在想,這里的檢察官是不是早早地同監獄的干警及領導們混到一塊去了?第一次尸檢報告的出爐過程,這檢察官們是不是也代表監獄參與了其中?不然,他們為何能不惜任何代價地阻止孫艷輝她們的再次尸檢要求?是不是如果再次尸檢出了,那不僅監獄方面,連這檢察官們也自身難保呢?到此,記者想起了候亮平、陸亦可,還有季昌明檢察長,他們可真的是代表《人民的名義》,他們對全國人民喊出:“以前老百姓不相信政府會干壞事,現在老百姓不相信政府能干好事”,多精采呀。

還有吉林省監獄管理局,在那位記者的報道出臺后,給人感覺是多么的重視呀,可是,只見雷聲不見雨。孫艷志之死在鎮賚監獄一年多都沒有解決,做為省級管理部門,以前可以拿“不清楚”當借口,當滿網絡皆是的時候,怎么還相信這鎮賚監獄能解決此事?你們在這個省會城市就坐得那樣穩?什么原因不能去鎮賚親自調查此事呢?這是個什么問題?是拿百姓的生命都不當回事的嚴重失職的問題。

采訪當中,鎮賚監獄的老獄警那句話讓記者永遠不能忘記:“這監獄的一線獄警,凡干過幾年的,哪個沒吃過犯人家屬的好處?哪個人手中不沾血?”這就是鎮賚監獄,那吉林省其它監獄呢?

孫艷志之死,兩年多沒有得到解決,其背后存在的是“腐敗”還是更嚴重的犯罪?這監獄的警察曾為平息網上的評論,在網上說孫艷志家屬要高價,敲詐監獄,還把尸檢報告和病例上傳到

[1] [2] 下一頁

你可能會喜歡
    沒有相關旅游
最新旅游景點
  • 去吉林旅行05-31

    吉林省在東北平原,屬溫帶季風氣候,地貌形態差異明顯,有豐富的旅游資源。吉林四季分明,不同的季節可以感受到吉林不同的韻味,不過吉林最佳的旅游季節是冬季,猶如一片冰……

  • “玩雪到吉林”我們是認真的05-30

    吉林省交通運輸廳:一是大力發展旅游專線。結合我省推行2.5天休假制度,圍繞自駕游、鄉村游、都市游、短程游等旅游熱點產品,大力發展城際間定線旅游班線,開通沈陽、哈……

  • 吉林省輝南龍灣首屆冰雪旅游節開幕05-29

    本報長春12月16日電(記者祝大偉)16日,吉林省輝南龍灣首屆冰雪旅游節開幕,冰上游樂、年貨交流、民俗展、剪紙根雕草編展、雪圈、雪爬犁、鉆雪洞等旅游活動正式啟動……


歡迎咨詢
返回頂部
微信麻将下载 北京pk10官网与黑彩 魔力宝贝手游50级怎么赚钱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 快乐扑克3彩票 体彩p3试机号走势图 中彩彩票大小单双 河南体彩11选五规则 30码投资计划 企强集团用信用卡赚钱 贵州11选五玩法 狗狗币交易平台哪个好 足球比分直播吧 哪里有时时彩计划群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结果下载 229期25选5开奖结果 七乐彩开奖号码